当前位置:主页 > E妙生活 >一句日文都不会!还是要去东京学插画的叛逆之旅 > 正文

一句日文都不会!还是要去东京学插画的叛逆之旅

发布:2020-06-14 热度:647℃


面对人生时,有时候自己所希望的事情常常事与愿违。但只要下定决心,再多的负面声音,都不要阻止自己往前走。

一句日文都不会!还是要去东京学插画的叛逆之旅

二○○八年春天,我跟当时工作的老闆提出辞呈,理由是要去日本念书。「为了去日本念书辞职!妳会日文吗?」老闆问。「嗯,不太会耶。」我说。「什幺!妳就这样去日本!」我永远记得眼前的中年人下巴好像快掉下来的表情。

愈发靠近出发的前夕,不安和不真实感就愈发地强烈。走在每天都会经过的街道,环视这熟悉的一切,一想到当蝉声开始喧闹的时候,自己就不存在于这城市了,光想像都觉得很虚幻。

初夏的空气里脑子也恍恍惚惚的,把存了一年的积蓄汇往日本,预缴学费后看着存簿上可怜的数字,散尽家财的感觉更是飘渺之至,一切已经无法回头了!

于是紧接着一步步处理好所有的赴日程序,二○○八年的六月即将结束之前,我启程飞往东京。那是我第一次去东京,第一次一个人出国。紧张到还没见到要来送机朋友,就冲进了海关。(推荐阅读:一个人的旅行,对自己的洗礼)

 

 

时间回到更早的之前,那时我已经在出版社做了三年的美术编辑。

大学应用美术系毕业后在一家规模不小的出版社工作。以平面设计业来说,算是难得地上下班时间固定的工作。同事相处融洽、薪水也还过得去,自己也满珍惜这份工作的。公司的老闆抱持着教育理念在做出版业,对于员工的培训也颇为重视,除了相关的技术课程之外也有关于生活态度、生涯规划等课程,老闆有时还会亲自授课呢。

犹记得在一堂以美编部门为对象的课里,老闆说:「你们不要以为自己只是设计小小的一个封面,想想看印製成五千本的书,如果排成一面墙,那是多幺大的广告墙啊!所以请不要轻视自己手头上的小小工作。」虽然我那时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内页排版而不是封面设计,却十分认同这样的态度,不管是什幺工作,只要抱持着信念在做,都非常值得让人尊敬。(每份工作都珍贵:尽力把小事做到最好)

但是第二年之后,却开始觉得生活中和工作上都「找不到可以说服自己的目标」,因此为了「找寻那个目标」,工作之余我上过长笛课、直排轮班和美髮课。也试过从板桥走上光复桥到二二八公园再走回家,试着用不同的速度,去看平常的风景,企图让自己从一些哲学式行为中思考人生的答案。也许这题目真的太大了,又也许我只是「吃饱太闲」了吧!(推荐你看:享受生活的简单片刻)

 

 

可是油然而生的迷惘与空虚感却又是那幺真实,而且不断地来袭,最后我拉着一位大学同学,两个女生给二十四岁的自己规划了一趟十七天的大陆自由行。那年是二○○五年,大陆开始发展不久,每个人都跟我说:「妳们这样很危险」、「我实在无法理解妳们的行为」、「妳受得了一条沟厕所吗?而且没有门喔」、甚至有人热心借出绑在肚子上的钱包。

行前主管对我说:「那妳就去转换一下心情,补充一下能量吧」,结果我的确得到了能量,虽然觉得很对不起主管的心意,回来后我还是辞职了。那是我的第一次出走,明白了人生也许永远没有答案这件事,但是我们要有勇气去听内心的声音。(你会喜欢:倾听「心」声音,发现你的独特魅力)

辞职之后现实压力马上迎面而来,不是来自于经济上(那时的存款还够),而是周遭亲人给予的社会压力,老爸问我说:「妳是不是在公司被欺负了不敢说?」亲戚在我面前对小孩说:「千万不可以学画画喔,不然会变得跟姐姐一样。」

我无法理解为什幺停下来思考和调整一下人生有这幺的大逆不道?就像他们无法理解好好的一份工作为什幺要辞职一样,两边是无解的平行时空。无数个想不出未来要怎幺办而失眠的夜晚,面对巨大的徬徨,我都告诉自己「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忍辱负重吧!!」即便目前连那个「重」是什幺?都还不是很清楚。

接下来,一起面对总是要一直向前出发的人生

 

一句日文都不会!还是要去东京学插画的叛逆之旅
来源

这时有另一位大学同学,在出国留学前夕约我一起骑脚踏车环岛。于是二○○六年的十月,练习曲都还没上路,「有些事现在不做,以后就不会做了」的事就被我们先做了!(推荐阅读:三十岁以前,不做会后悔的七件事)

记得一个有趣的桥段是:某天当天色已黑,我们却骑到荒山野岭找不到民宿。

「咦! 为什幺妳没有阻止我? 通常这种时候我的朋友都会拉住我! 」前方单车上的同学猛然地转过头来问我。「我要是会阻止妳就不会跟妳来环岛了啦!」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,我反射式丢出了理所当然的绝妙回答。「说的也是吼!」夜空里除了芦苇丛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外,我好像还从那认命地往前骑的背影,听见了同学的喃喃自语。

由此可知我一直是个危机意识偏低的人吧,才会时不时地偏离正常轨道,因而面临不知如何是好的窘境。后来我们终于找到了山里面的民宿,边玩边骑还边休息的结果,是花了二十三天才回到台北的家。

骑到北海岸时,到面对着太平洋的小派出所里装水喝,亲切的原住民警察伯伯对我们说:「在家躺着看电视不是很好吗? 干嘛没事找事做? 快把脚踏车寄到车站, 然后坐车回家,没有人会发现的啦,妳们要是我女儿的话我就打死妳!」他见我们装疯卖傻地没反应,就一直跳针似地不断地重覆着,前后应该有讲十次吧! 难为了伯伯的「苦口婆心大相劝」,但是: 「现在要我们转头回家也太糗了吧!!」

后来每当骑得汗如雨下又灰头土脸时,脑中总会萦绕起伯伯的:「在家躺着看电视不是很好吗?」也不禁认真的觉得:「以后要珍惜人模人样的城市生活,优雅地走在路上或坐在车里是多幺幸福的一件事啊!」我本人虽然不算是嚮往城市派,却也因此发现不管城市还是乡村,生活中很多小小的、或原本理所当然的事情,其实都应该要被感谢和好好珍惜的。

之后就在我準备面对现实,再次投入职场的前夕,「老妹,要不要试着去日本念书看看?」去日本出差三个月回来的哥哥问我。

大概是老妈一直跟他唸我待业的事情,所以哥哥也以自己的想法推荐了一个选项。「这也太突然了吧!我不知道要去念什幺?」虽然这样回覆着,并且马上找了份新工作,但是去日本念书这个念头,却植入了心里,不知不觉间发芽了。

我想等新工作上手之后,也许到时候又会陷入同样的困境,步履至此,我把对自己的观察放进了思考里。设计工作上,我也感受到了自己的界限,想要找到更想做的事情,想要发现人生更多的可能性,这时眼前的「去日本」这颗被丢出的石头,指引了一个新的方向,也许不一定会有想要的答案,但是凡事都得要试过了才知道不是吗?(推荐你看:只需要一个冲动!勇敢追求吧)

「适应新工作、为去日本存钱」于是我找到了可以让自己信服的短期目标了! 不再觉得「不知道自己在干嘛」,有了目标,生活变得踏实,因为目光注视着远方, 工作上遇到不如意的事也能高 EQ 地克服过去。

一年之后万事皆备,语言学校和宿舍都确定了,签证、机票也到手了,心里还惴惴不安地想着:「我真的可以去日本吗?」但一切都己经是箭在弦上势在必行了!而「始作俑者」我的哥哥,直到我快出发前,才知道看起来每天老老实实上班的妹妹要去东京念书,「什幺!妳下个月要去日本!」表情怎幺跟我老闆一样好像下巴快要掉下来了,哈哈!

也许有些宿命论,现在想起来二十六岁前的不管是空虚、出走、彷徨、流浪,都是促成我去日本的力量,总是要出发的!我的日本之路。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