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快乐生活 >妳的爱情,并没有那幺不幸 > 正文

妳的爱情,并没有那幺不幸

发布:2020-07-02 热度:260℃


「其实我更多的是不甘心,好像从小的时候开始恋爱就离我很遥远。我记得大一迎新宿营的时候我还特别打扮,想说看看有没有机会认识某个帅哥学长,结果根本就是白费心机⋯⋯和我同一所高中毕业的Jan光是在游览车上就有2个学长说要跟她一起坐⋯⋯而我一直到毕业了,还没有任何人追过⋯⋯」

朋友都说她一脸衰样,又常常在幻想,难怪会没有男人想要接近他,可是她长得也不差,工作也很努力,就算没有90分也有85分,为什幺感情上面总是不顺利?

为什幺有的人天生就能爱自己

恋爱与感情的文章常常把「爱自己」挂在嘴边,可是这其实是最远也最近的距离,很多人都知道要先爱自己才会有别人爱,但就是没有办法好好的对自己有自信,为什幺会这样?

说穿了,「爱自己」三个字就是心理学上面的自信或是自尊(self-esteem),代表妳对自己的正向看法、觉得自己是不是一个值得被爱、有价值的人。那幺,我们的自尊从哪里来呢?又为什幺有些人天生就是可以很有自信,不需要一天到晚告诉自己说要爱自己?

其实,根据社会计量理论(sociometer Theory),我们的自尊有一部分是建立于别人的接纳或者是拒绝上面。心理学家Julie Martin的一项研究收集了114位大一女生在期初参加联谊会甄选(有点像是我们选社团)前后的感受,由于是很高压力的甄选,所有的人在活动后的感受都不佳,但被拒绝的人比被接受入会的人有更多的忧郁症状语负面结果,效果甚至可以持续达三个月。

妳可以想像我们心里面有一个监视器,常常需要反映出「我是够好的人吗?」、「我没有做错呢?」、「我是不是被大家接受呢?」(Leary、Tambor、Terdal与Downs,1995)。当妳找到一个知心的朋友、进入了一群臭味相投的圈子,妳就会觉得自己是好的,相反地,如果妳总是被拒绝,妳当然很难对自己有自信——如果妳是这样想,那就错了。

并不是每一个人被拒绝之后,都会感觉到「自己不好」,有些时候他们只会跟自己说「道不同不相为谋」、自我防卫,然后另外去找属于自己的天地,而不会觉得自己很糟糕。实际上,Blackhart等人(2009)一个后设分析调查了192个研究,并没有发现很明显的「拒绝会损害自尊」的效果——毕竟,还有一种可能是,对自己比较没有自信的人,其实也比较容易被拒绝。

那为什幺有些人觉得自己不好,有些人会觉得是别人不好呢?我的看法是,可能和妳的情感人格有关。

内求型人格和外求型人格

《假性孤儿》作者Lindsay C. Gibson(2016)在书中区分两种不同的人格:

1.情感外求型:出状况的时候容易把错误归咎于其他人环境,事情总是先做了再说,活在当下,有时候不会想到别人,也不会想到后果。

2.情感内求型:未雨绸缪,遇到事情的时候会反求诸己,承担责任,总是先想到别人的需求、试着帮其他人解决问题。

当然,他也提到并不能够这幺截然的二分,每个人的个性当中都有不同程度的这两种特质,只是大部分的人会比较偏某一边;这两种人也没有哪一种比较好,也有可能两种人都是对自己没有自信的,只是表现出来的方式不同而已。

不过,这样的区分有助于我们看见一件事情:如果妳总是觉得,别人在感情上面比较好命,自己好像怎幺努力都没有办法改变恋爱运,那幺妳会觉得是自己不好(内求),还是别人的命太好(外求)?

不幸的公主:鬆开自己

        如果妳觉得自己很不幸,该怎幺办?Kast(2004)提到一个《不幸的公主》的故事,公主她命运多舛,遇人不淑,最后为了「换掉」自己的衰运,不惜忍受被穿着破烂、骯髒的女神莫伊拉屈辱、被用石头砸。那个恶毒的莫伊拉,其实就是公主内在负面、憎恨的一部分的自己,当她尝试和莫伊拉和好、安抚并照顾那个同样也很受伤的莫伊拉的时候,她的命运就开始转动了。

换句话说,公主最后可以「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」,其实是因为找到了另一部分比较柔软的自己。

妳也一样。妳的坚强、固执、勇敢与倔强是支撑妳活到今天的力量,但或许也阻挡了妳的恋爱运,让妳总是隐约地觉得不幸。当妳愿意柔软地照顾自己、照顾身边的人,尝试先从一些小事开始鬆开某些「非这样不可」的坚持,或许妳也可以慢慢转动,另一段不一样的命运。

海苔熊

延伸阅读

Blackhart, G. C.、Knowles, M. L.、Nelson, B. C.、Baumeister, R. F. (2009)。 Rejection elicits emotional reactions but neither causes immediate distress nor lowers self-esteem: A meta-analytic review of 192 studies on social exclusion。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。

Gibson, L. C.(2016)。假性孤儿:他们不是不爱我,但我就是感受不到。台湾:小树文化 。

Kast, V.(2004)。童话治疗(林敏雅译)。台湾:麦田。

Leary, M. R.、Tambor, E. S.、Terdal, S. K.、Downs, D. L. (1995)。 Self-esteem as an interpersonal monitor: The sociometer hypothesis。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, 68(3),页 518。

妳的爱情,并没有那幺不幸

>>看更多本周HOT ISSUE【恋爱好命女】



相关推荐